• 鲁仲连形象辨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在《战国策》和《史记》等文学作品中,鲁连都以其“义不帝秦”、“一箭定聊城”等事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同时,奇诡的说辞和巧辩的行为也让人自然地将其划为纵横家一列。事实上,真实的鲁连却并非如此,“好奇伟?傥之画策”的背后是儒家的正直、大义和道家的豁达、淡然。【关键词】鲁仲连;义;辩;达战国策文在形象地描述了战国时期的外交事宜和纵横兼并的状况同时,也塑造了大量生动的人物,尤其是策士形象,如张仪、苏秦、淳于髡等。但这些策士给人们留下的总是机变诡诈、利益至上的印象。在这之中,着墨不多的鲁仲连却以他的“却秦振英声”,“意轻千金赠”等事迹赢得了后世的称赏。那么,为何同是战国策士,鲁仲连能够树立不同于仪、秦的光辉形象并能屡现于在后世的文学作品中呢?他的真实形象又是怎样的?一、历代作品中的鲁仲连事迹(一)《战国策》中的鲁仲连西汉刘歆辑录的《战国策》是理论上最早记载鲁仲连这一人物的。《战国策》中,鲁连的事迹主要有以下几件:其一,说辛垣衍,也就是“义不帝秦”,此章主要论说秦围邯郸,赵国危亡之际,作为“游客”的鲁仲连如何凭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打消魏使者辛垣衍企图说赵王“帝秦”的想法,从而帮助赵国脱离危机;其二,与田单论攻狄,此章论述田单前后两次攻狄的不同后果以及鲁仲连的先见之明;其三,遗燕将书,也就是“一箭定聊城”,此章论述田单攻聊城不下时,鲁连约燕将书,使燕将“罢兵到读而去。解齐国之新万博体育客户端,万博体育总登不上,万博体育水位高围,救百姓之死”。其四,鲁仲连与孟尝君论士,主要论述鲁仲连与孟尝君谈论士人情况。(二)《史记》中的鲁仲连司马迁的《史记》多半沿袭了《战国策》所述鲁连的几件事,而有所删改,主要保留了秦围邯郸和遗燕将书两个较为重要的事件。叙述大体相同,只在遗燕将书的末尾有所更改。《战国策》谓鲁连遗书,燕将所见之后,“曰:‘敬闻命矣!’因罢兵到读而去,故解齐国之围,救百姓之死。”以一个圆满的方式收场。而司马迁的笔下,“燕将见鲁连书,泣三日,犹豫不能自决。欲归燕,已有隙,恐诛;欲降齐,所杀虏于齐甚众,恐己降而后见辱,喟然叹曰:‘与人刃我,宁自刃。’乃自杀。聊城乱,田单遂屠聊城。”齐虽胜,但百姓却遭屠戮。(三)其它作品中的鲁仲连后代的史书和文学作品对鲁仲连这一人物也颇为青睐,常常将其纳入叙写的范围。但其主要事迹,大多集中在《史记》所载二事中,极力颂扬“不帝秦”之“义”以及“一箭射聊城”之“功”。而且颇为赞赏鲁连却金蹈海一事,将其称为“达人”。二、鲁连形象的核心评价(一)辩首先,鲁连之辩,以及由他的智谋和辩才所带来的功绩,是其得以在后世文人心目中享有崇高地位的首要因素。对鲁连推崇备至的唐代大诗人李白就不止一次提到这点,他写鲁连之舌,“却秦英振声,后世仰末照,”(《古风》),他写鲁连之书,“君草陈琳檄,我书鲁连箭”(《江夏寄汉阳辅录事》) 。而后世的文人更是对《史记》所载鲁连二事,尤其是遗燕将书一事大加称赞,“星飞庞统骥,箭发鲁连书。”(钱起《送屈突司马充安西书记》)“秋深为尔持圆扇,莫忘鲁连飞一箭。”(刘商《赋得射雉歌送杨协律表弟赴婚期》)这些历朝历代的文人,尤其是“失路之人”,多半对这个看似游荡四方,但却适时建功立名之人抱有极大的艳羡的态度。(二)义诚然,虽然在《战国策》短短几个篇章的描写中,鲁连以其机智成功地建立功名,留下了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在策士遍及的战国时代,某种意义上并不缺乏智谋和机变。但很明显的是,鲁连其他战国策士所代表的形象,有着较为本质的区别。这种区别,首新万博体育客户端,万博体育总登不上,万博体育水位高先在于一个“义”字。这种义,在他说魏客辛垣衍时是意志坚决的陈说“彼秦者,弃礼义而上首功之国也,权使其士,虏使其民。彼即肆然而为帝,过而为政于天下,则连有蹈东海而死耳,吾不忍为之民也。所为见将军者,欲以助赵也。”依司马迁前述,“鲁仲连者,齐人也......游于赵。”赵既非其父母之国,也与其利益无关,所为赵劝辛垣衍,完全在于对是非曲直的判断。(三)达除此之外,被历代文人津津乐道的,还在于他的富贵无所取。《史记》载其成功地说退魏客辛垣衍之后,“于是平原君欲封鲁连,鲁连辞让者三,终不肯受。平原君乃置酒,酒酣,起前,以千金为鲁连寿。鲁连笑曰:‘所贵于天下之士者,为人排患释难解纷乱而无取也。即有取者,是商贾之事也,而连不忍为也。’遂辞平原君而去,终身不复见。”而一箭定聊城之后,“聊城乱,田单遂屠聊城。归而言鲁连,欲爵之。鲁连逃隐于海上,曰:‘吾与富贵而诎于人,宁贫贱而轻世肆志焉。’”却金、蹈海、让齐爵,是李白所谓的“淡荡人”,故曰,“拂衣可同调”。文人们也常将其作为功成身退的典范,“常爱鲁仲连,退身得其趣。”(司马扎《美刘太保》)这种倜傥磊落的风度和行为,是其不同于一般战国之士的又一大重要特征。三、真实的鲁仲连(一)纵横家西汉学者刘歆作《七略》,其中《诸子略》中将先秦与汉初诸子学说分为十家,纵横家便为其中一家。班固作《汉书.艺文志》依然沿袭了刘歆的分类,列“纵横家”为“九流”之一。《战国策》的辑录者刘向在《战国策书录》中明确说道“是以苏秦、张仪、公孙衍、陈轸、苏代、苏厉之属,生纵横长短之说,左右倾倒。苏秦为从,张仪为横。横则秦帝,从则楚王,所在国重,所去国轻。”(刘向《战国策书录》),可以看出,所谓纵横家者,当是苏秦、张仪这些主要从利益出发,事无定主,反复无常之徒。他们所作所为主要在于一个“利”字。同时,左右着所在国的兴亡,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功。那么,作为“辩折田巴生”的鲁连子,他是否也如仪、秦一样,是个纵横家呢?他所见于文献的主要事迹是遗燕将书和义不帝秦。遗燕将书虽然书辞颇为奇诡,但连之用意,一在于助田单攻城,减少齐国士兵伤亡,二在于罢兵休战,救百姓于水火。至于他自己在这件事情中的得失,《战国策》没有明说,《史记》则给了一个颇为令人神往的结局,“归而言鲁连,欲爵之。鲁连逃隐于海上,曰:‘吾与富贵而诎于人,宁贫贱而轻世肆志焉。’”可见,他并没有衡量自己的得失。另外,说辛垣衍不帝秦一事,更是与他没有直接的关系,“此时鲁仲连适游赵,会秦围赵。”于是慷慨陈词,大义凛然,“彼秦者,弃礼义而上首功之国也。权使其士,虏使其民。彼则肆然而为帝,过而遂正于天下,则连有赴东海而死矣,吾不忍为之民也。所以见将军者,欲以助赵也。”全然出于一个“义”字。可见,鲁连所从事纵横辩论之事,其意在于“排患、释难、解纷乱”。与苏秦、张仪之为功名爵禄大有不同。因此,因鲁连之“奇伟?傥之画策”而将其算做纵横家,大有不妥之处。  (二)道家后世的作品对鲁连之称赏,不仅在于他的“一箭定聊城”和“义不帝秦”,还在于他最终对于功名富贵的态度。《战国策》“秦围赵之邯郸”一章简单交代了鲁连的去向“于是平原君欲封鲁仲连,鲁仲连辞让者三,终不肯受。平原君乃置酒,酒酣,起,前以千金为鲁连寿。鲁连笑曰:‘所贵于天下之士者,为人排患、释难、解纷乱而无所取也。即有所取者,是商贾之人也,仲连不忍为也。’遂辞平原君而去,终身不复见。”而司马迁则抛开《战国策》的叙述,在“一箭定聊城”之后为他重新安排了结局,“聊城乱,田单遂屠聊城。归而言鲁连,欲爵之。鲁连逃隐于海上,曰:‘吾与富贵而诎于人,宁贫贱而轻世肆志焉。’”这样一来,鲁连最终以“却金蹈海”的形象留存于历代文人的笔下“鲁连所以蹈沧海,古往今来称达人。”(李颀《杂曲歌辞?行路难》),“知爱鲁连归海上,肯令王翦在频阳。”(杨巨源《赠张将军》)。“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鲁连可以说是很好地实践了老子的处事哲学。(三)儒家赵昌平先生在《鲁仲连、赵蕤与李白》一文中,从文献的角度梳理了一下鲁仲连的派别归属问题,认为虽然最早记录鲁仲连行为的《战国策》一书被《宋史?艺文志》划入纵横家一类,但书中所记人物并非全是纵横家之流,而是兼有儒法名墨道诸子。而《汉书?.艺文志》却明确地将《鲁仲连子》归为儒家者流七十四家之一。另外,后世诸如《隋书?经籍志》、《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宋史?艺文志》等也无一例外地将《鲁仲连子》(或名《鲁连子》),同归入儒家者流。那么,鲁连的身上到底有哪些与儒家相契合之处呢?1、子贡之遗风首先,鲁连之机巧善辩,在儒门之中已有先例。《论语?先进》载孔门四科:德行,言语,政事,文学。言语仅列于孔子所看重的德行之后,可见其在儒门中的地位。而言语二哲,尤其是子贡,更是以其巧辩之舌,斡旋于春秋几国之间,不负孔子使其“存鲁”的众望,“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其说辞之利,实为罕见。在其说吴王之时,子贡一开口便“设身处地”地为吴王分析援鲁抗齐的三大利处,即可以“显名”、“服强晋”以及救自身之危,让吴王仿佛瞬间就看到强齐俯首,泗上诸侯听命于己的景象。而当吴王考虑到尚有越国之患,提出要“伐越而听子”之后,子贡又适时地提出“东见越王,令出兵已从”的方案,解决吴王的后顾之忧,让吴王毫无拒绝的理由。顺利地为鲁国转移了祸患。太史公所说鲁连之“好奇伟?傥之画策”,主要是指遗燕将书一事,其书虽然看似处处为燕将考虑,实则却是为田单攻城助力。而溯其“好奇伟?傥之画策”,却源自孔门。2、漆雕之后行另外,鲁连之义,更是出自孔门。孔子死后,儒家思想分为几派。孔子的弟子们根据自己的理解,对儒家学说进行了不同的解释,在《韩非子》一书中,就比较详细地论述了这一情况,“自孔子之死也,有子张之儒,有子思之儒,有颜氏之儒,有孟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仲良氏之儒,有孙氏之儒,有乐正氏之儒。”其中,“漆雕之议,不色挠,不目逃,行曲则违于臧获,行直则怒于诸侯,世主以为廉而礼之。”从这段话看来,漆雕一派的主张,最能体现儒家关于“义”的这一内涵:大义凛然,不屈服于权贵,不凌践弱小,正直敢为。所以郭沫若在《十批判书.儒家八派的批判》中说其是“孔门中的任侠一派”。而细细看来,鲁连为人所称道的“义不帝秦”、“遗燕将书”诸事,无不体现了其以义为先,刚直不屈的品格。此外,作为漆雕氏之儒的创始人,孔子弟子的漆雕开,向来以德行著称,《论语.公冶长》载,“子使漆雕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孔子家语?弟子解》亦说他“习《尚书》,不乐仕”。这一点对鲁连的行为也有影响,所以鲁连在成功地建功立名之后,选择了不受封爵,隐遁而去。综上论述,我们可以看出,在战国策士云集的时代,鲁仲连既以他的机智巧辩建立功名,又以他的大义和旷达显示出了不同于仪、秦之辈的光辉形象。因此,真实的鲁仲连并不是以“名、利”为目的、长袖善舞的纵横家,而是深受儒、道两家影响的君子和达人。【参考文献】[1]郭人民.战国策校注系年[M].中州古籍出版社,2011.[2]司马迁.史记[M].浙江古籍出版社,2000.[3]陈秉才译注.韩非子[M].中华书局,2007.[4]楼宇烈.老子道德经注校释[M].中华书局,2008.[5]赵昌平.鲁仲连、赵蕤与李白――兼论古代文化史、文学史研究的若干问题[J].文学遗产,2011(01).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改善民生与社会管理创新